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ddddd1最新地址发布站『www.ddddd11.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41)



             第四十一章 良心发现
  日了这个肉感十足的邱敏过后,我这边一直就没空再去城里了,工程要准备
联调联试,过了年就要验收,一月7号小妮子的预产期越来越近,弄得我连元旦
节都没过好,一天到晚都在忙。
  4号下午,小妮子觉得肚子不舒服,美香第一时间给我打来了电话,我马上
放下手里的工作,开着车拉着她们母女就准备往县城跑,这个该死的何小兰,人
也不知道跑哪儿去玩了,打电话也不接,气死我了。美香说不等她了,于是我让
美香一定要扶好小妮子,我自己开着双闪灯,飞快的开了起来,见车超车,这一
次我用了最短的时间冲到了县医院,看着一群医生护士簇拥着躺在手推车里的小
妮子进了产房,我的心才稍微放了下来。
  半路上何小兰给我回了电话,说刚才打牌上卫生间去了,问我什么事?我没
好气的告诉他我带着美香她们母女去县医院,小妮子要生了!要她马上自己坐车
来县医院帮忙照顾。电话那边的何小兰也是一阵慌乱,连忙说她马上就叫个野的
就来。
  妈的,生个孩子还得签生死状,出了意外跟医院什么关系也买有?这是哪个
混账王八蛋定的规矩,医者父母心的医训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就没有了呢?什么都
是先交钱,再下药,没钱就算死在医院里他也不给你医治。医改医改,改来改去
还是有钱才能医病,没钱就自生自灭吧!随着我签完字,护士告诉我,你老婆马
上就要生了,羊水都破了,别走远了,就在门外等着吧!
  这是我这辈子感到最为长久的等待,忐忑不安的心情没人能理解,是儿是女
就等这一刻来最终揭晓。何小兰也急匆匆的到了,打着电话问我们在哪儿呢,小
妮子怎么样?
  当何小兰刚刚跟我们汇合,还没来得及给她讲明白现在的状况,助产室的门
开了,一个小护士走了出来,看着外面七八个焦急等待的孕妇亲属问了一句,谁
是袁佳芸的亲属?我们三个人呼啦一声就围在了她身边,我略带颤抖的回答道,
我是!小护士淡淡的说,袁佳芸生了,男孩!
  偶买糕的!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这喜悦的心情真的是难以压抑,要不
是这么多不认识的在场,我一定会抱起身边的两个女人大声吼叫几声!美香和小
兰都乐得合不拢嘴了,我赶紧对何小兰说,快去买点小孩子要用的东西回来,尿
布奶瓶什么的。我们在这里等着。
  晚上小妮子和孩子被转到了住院部,我终于看到了我儿子长什么样,妈的怎
么这么老?一脸的褶皱,美香说这是正常的,小妮子生下来也是这样,过几天就
好了。小妮子虽然是一身疲倦,但是还是很警惕的注意着孩子,深怕翻身压着他,
这个小家伙生下来才六斤九两。三个人都催促我赶快给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不
要像我的名字那样跟某个名人一样。
  晚上医院里要不了这么多陪护的人,美香说她一个人在医院就行了,让我和
小兰出去找个旅馆住下,明天白天再来换她。我一看也只好如此,于是带着何小
兰下了楼,开车找了一家条件最好的旅馆,先定了7天,当晚我那个兴奋劲啊,
明显惹得何小兰有些生气了,噘着嘴说我,不就是给你生个个儿子嘛,我也可以
给你生!就看你敢不敢让我生!我想都没想就说,生啊,你再给我生个女儿,我
有钱,养得起!何小兰看我的眼神一下就变了,挑衅的问了句,这可是你自己说
的啊,我没逼你,可不许反悔!来,拉个勾!
  我兴奋之余哪里会想那么多,伸出小手指和她的小手指勾到了一起,嘴里还
正经的念起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可是晚上我想碰何小兰的时候,她依旧是拒绝我,说身体不舒服,妈的,你
不是说要给我生女儿吗?这个不播种怎么哪来的收成?算了,我看你也就说说而
已,睡觉!
  第二天一早来到医院,美香明显的很疲倦了,小妮子也很累,说昨晚小孩子
吵得很,美香和小妮子都没怎么睡。我赶紧让何小兰留在小妮子身边,自己把美
香带到了旅馆里,路上给她买了点吃的,告诉她不要担心,白天我和小兰在!
  白天医院里我何小兰也没什么事,一大堆医生护士外加护工进进出出,我特
意要了个特级护理房间,单人的,这样免得其他产妇家属惊扰到小妮子和我儿子。
  下午的时候我让何小兰也回旅馆去休息,今晚她和美香一起陪床,何小兰也
看到了白天基本没什么事可做,也就打着哈欠走了。
  一下午都在思考该给我儿子取个什么名字,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好,妈的墨水
喝少了就是不行,到底叫什么好呢?实在不行就叫宋人好了,妈的,这个名字好
记!
  由于是自然顺产,小妮子不需要太多的检查,只需要静卧休息,儿子也不闹
了,就知道睡,偶尔还打个哈欠,护士来进行了几次催奶,第三次才催通,我儿
子才弄到奶吃,看着他吸着小妮子的乳头不停地嗦着小嘴,我心里暗暗在想,妈
的,属于老子的奶头现在免费让给你了,以后不听话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下午很早美香就来了,吃晚饭的时候何小兰也拧着从外面买的盒饭来了,一
家人在病房里有说有笑,儿子也才吃饱了,有精神四处看看,逗得几个大人像疯
子一样做着怪相逗他。
  等几个人都疯够了,美香问我娃娃的名字取好没有?我眨了眨眼睛说就叫宋
人好不好?三个女人同时愣在了那里,何小兰第一个跳出来给了我一下说,尼玛
是什么狗屁爸爸呀,取个这个鬼名字,还宋人呢,我看把你拿去送人还差不多!
  小妮子气得恨着我说,都当爸爸了还这么没正经的,你给我好好想个好名字,
不然我就让他跟着我姓!
  美香也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说,你还是重新想个好听点的吧!
  何小兰脱口而出,要不就叫宋海涛吧,这个名字上口,小名就叫涛涛!我想
了一下,这个何小兰取这个名字还算不错,要不就用这个算了!
  都快十点了,美香不停的催促我回旅馆休息了,说有这里她和小兰就足够了,
他们会换着休息的。
  出了医院,我刚打算回旅馆的,突然脑子一抽筋,打了个电话给邱虹。等她
接起电话时我觉得她好像都已经睡了,懵里懵懂的问我有什么事吗?
  我笑着问她是不是已经睡了,她说这么冷的天气不睡觉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啊?
问我怎么想起这时候给她打电话?
  我说我这时在县城里,还没地落脚呢!邱虹有些怀疑地说,这么晚了你怎么
还在县城呀?那你到我这里来吧!还记得路吗?
  我尴尬的嘿嘿一笑说,金馨小区我知道,就是进去了估计找不到你家,再说
人家保安会让我进去吗?
  邱虹想了想就说,那你什么时候来,我出来接你。我心里飞快的计算了从县
医院打车到她家的距离和时间,告诉她最多五六分钟就到。邱虹哦了一声说,那
我马上出来!
  我马上上了一辆出租,飞快的向着邱虹家奔去!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等
我下了车,正好看见里面树荫下,隐约的路灯灯光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穿着羽绒服,但是脚上还拖着毛拖鞋。
  大门口,我看见了一个散乱着头发的睡美人,一脸惺忪的样子,她看见真的
是我以后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呢,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你
们横镇呢?
  我随口就说因为工作的事逗留,正好也想你了,所以过来给你一个惊喜!
  邱虹害羞地一笑说,走吧,外面好冷唷!
  我第二次跟着她来到了她家,但是依然没记住路,记得上次要不是有她姐姐
送我出来,我肯定要转几个大湾才会出小区的。
  进了她家里,你还别说,真的要暖和多了,邱虹一进屋就脱掉了羽绒服,里
面就穿了件纯色的睡裙,而且一眼就看出了里面没带胸罩,走起路来胸前一颤一
颤的,我眼睛不由得一亮,暗暗吞了吞口水,这邱虹的身材比她姐姐要曼妙多了,
虽说也有点胖,可跟她姐姐那种不同,邱敏是纯粹的肥胖,而邱虹她只能称得上
是有些过于丰满。
  邱虹给我找了件她的睡衣说,你就穿我这件衣服吧,家里没有男人,所以没
有适合你的衣服,今后要是你经常来,那我就去给你准备几件换洗的内衣裤和睡
衣。说完带着我到了卫生间,指着一张黄色的毛巾说,那条毛巾是新的,没用过,
今后你就用吧,抽屉里有新牙刷,你自己拿一把,漱口杯你就用我的,蓝色的那
个,绿色的是我姐姐的,她今天回她家去了!说完她转身出了门,对着我一笑说,
我在床上等你!
  很快我就洗漱完毕,几乎是哼着小曲来到了邱虹的卧室里,空调嗡嗡的响着,
很暖和。邱虹已经躺在床上,只露出个头,凭感觉她的睡裙已经脱掉了,旁边为
我准备了一个枕头。我心里那个兴奋啊,轻轻拉开被子的一角,飞快的钻了进去,
捂好被子以后扭头看着满脸绯红的邱虹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邱虹抛了个媚眼给我,有些埋怨地说,那天下午我家里,你是不是跟我姐搞
了?我顿时有点懵了,难道她姐姐自己说漏嘴了?不可能呀?难不成家里还有监
控?看我不好意思承认,邱虹伸出她莲藕般粉嫩的手臂摸了摸我的胸口说,你们
骗不了我,我的鼻子灵得很,你们干那事留下的味道我一进屋就闻到了,在我沙
发上留了那么多脏东西,还不承认!
  我傻乎乎的笑了笑,不敢回答她的话,邱虹装作生气的问我,老实说,是我
姐姐勾引你还是你自己引诱我姐姐的?
  妈的,这不一样吗?她勾引我还是我勾引她,最终结局都一样,我一时不知
道怎么回答才好了,邱虹这才恢复了笑脸说,吓你一下,看你老不老实。说完身
子就靠了过来。我的手触碰到她肌肤的瞬间,我感觉到了他身体的热度,那是一
种火辣辣的烫,我的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钻过她的后背,把她搂在了我怀里,
指尖轻轻地摸到了她软乎乎的乳房上,开始轻轻地捏了起来。她的脸贴在我胸膛
上,静静地听着我的心跳,一只手在我脸上摩挲,一点一点的感觉着我的存在,
而我的另一只手也轻轻抚摸着她圆圆的脸蛋。就这样静静的爱抚了一阵,邱虹突
然对我说,我知道你有妻子,而且快生了,我不会破坏你们的,只要你愿意,随
时都可以找我,今后你想我了就来找我,不需要我了我也不会赖着你!
  我喏喏的问了一句,要是你今后交了男朋友呢?邱虹仰起头看着我说,这辈
子都不会再找男朋友了,男人没靠得住的,我还是要靠我自己生活下去!这句话
一下就把我的自信也打了下去,什么叫男人没靠得住的?我靠不住吗?于是我反
问道,难道这世上就没有好男人了吗?邱虹笑了笑说,肯定有啊,可惜好男人都
不是我的,就像你一样,所以我还是要靠自己活下去,自己有能力养活自己,为
什么非得要靠男人生活?
  好一个坚强的女人!四目相对,此时的邱虹吐气如兰,圆圆的小脸蛋红扑扑
的,我另一只手早已攀上了她另一个丰满的乳房,轻轻地搓着她的乳头,一切都
是这么自然的发展着,四片唇贴在了一起,身体正式接触的瞬间,我再也忍不住
了,翻身就压在了她身上,开始了疯狂的亲吻和拥抱。
  邱虹也应该很久没有做爱了,她的欲火瞬间被我点燃,她的一双手在我身上
狂乱的抚摸起来,舌尖也迎合我的挑逗伸了出来,两条湿润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我的唇在她耳边轻轻掠过,卷舔着她的香腮,粉颈,并特意在上次她受伤的地方
停留徘徊了一阵,然后一路滑向她的酥胸。
  邱虹的双峰没有何小兰的大,跟吕小丽的差不多,但是非常的软,揉捏起来
的给人的感觉就是里面就像装的是一口袋水一样,没有丝毫杂质,雪白的乳房下,
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唯一跟其他几个女人不同的是,邱虹的乳头还有点内陷,
被我吮吸了几口以后还是又缩了回去。这个就有点好玩了,我就在那里这边吸几
口,那边吸几口,直到两个乳头都微微突出了才停下。
  我趴在她肚子上,一双手再加上一张嘴一直就没离开过她的胸口,不停地揉
捏,不停地亲吻舔舐,或许真的是这样,玩久了的东西就会索然无味,想当初那
么喜欢小兰的乳房,时间久了,也开始觉得其实也没啥。今天见了邱虹的这对漂
亮柔软的乳房,爱不释手那是自然的,就是不知道着新鲜感能持续多久!
  亲吻玩弄够了她的奶子,我顺着她微微隆起的小奶油肚,一路向下亲吻了过
去,最后抵达了终点。一条米色的蕾丝花边小内裤,深深地勒在她的腰上,丰满
的阴阜高高隆起,还有几根调皮的阴毛漏了出来,太他妈诱人了!
  我隔着她的内裤在她阴部使劲的嗅着,闻着她最神秘的部位散发出来的味道。
好女人的体味都是幽香如兰,邱虹也不列外,阴部特有的气味然我格外兴奋,鼻
尖在她裆底蹭了一番,手指轻轻的挑开裤裆,一条粉嫩的阴缝就出现在了我眼前。
  我没有丝毫犹豫,舌尖轻轻舔了起来,黏黏的淫水刺激着我的味蕾,一丝淡
淡的咸味,再加些许回甜。这让我不停地咂了几下嘴,微笑着对她说,好甜!好
好吃哦!
  邱虹只是静静看着我在她胯下品尝着她的淫水,听我这么一说,不由得咯咯
一笑说,好吃你就多吃点呀!起来,我脱了内裤你慢慢吃!
  当她的小内裤从胯下消失以后,我发现她的阴毛很少,就只在阴阜上面有一
团,而且走势很整齐,就像被梳子梳过一样。邱虹的阴唇外形很薄,颜色没他姐
姐那么深,虽说淫水淌了出来,但是也没弄得到处都是,整个阴部看起来干干净
净的,有一种让人想好好亲一亲的诱惑。所以我趴在她身下,舌尖亲吻了她所有
的敏感地带,没有放过一丝一毫,这么白净的阴部我真的从没见过。直到亲得我
阴茎发硬,我才想起我还有一件最引以为豪的武器可以用来完全征服她!
  最快的速度脱掉了我的内裤,邱虹有点害羞的瞟了一眼我的鸡巴,手也伸过
来摸了摸,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有点粗,还有点长,你轻一点,不要弄痛我了!
  于是我顿生怜悯之心,心里想不能像上次对待她姐姐那样粗鲁,邱虹这么一
个愿意为我而献身的人,一点要用我最温柔的方式给她带来性爱的乐趣。所以我
静静的等她调整好身体,弯曲好自己的双腿,然后才跪倒了她两腿之间,握着自
己的引进在她阴道口不停地摩擦起来,阴茎顺着她的阴缝前后滑动,不停地挑逗
着她敏感部位的神经,就是不进洞,时不时的还用阴茎轻轻敲打她的阴唇和阴蒂,
邱虹慢慢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久违的戏弄。
  我看她有些进入状态了,便轻轻压着龟头往她阴道里钻去,下身也慢慢用力,
龟头一点一点的撑开阴唇,进入了她的蜜洞口。随着粗大的阴茎插入她的身体,
邱虹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我也慢慢用力,阴茎缓缓的插到了她身体深处,雪白
的大腿内侧肌肤跟我黝黑的阴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邱虹有些颤抖的说到,你插
得有点深,轻点啊,我很久都没做过了,你慢点弄!
  我点点头说,好的,我一定轻轻地,不会弄痛你的!邱虹恩了一下就闭上了
眼,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大腿,开始享受着我的阴茎带给她的刺激。
  对于这种长相甜美的女人,男人天生就会有一种怜香惜玉的情愫产生,而并
不像何小兰,吕小丽那种有着一股子野味的女人,她们那种就适合用狂野的方式
来征服,说直白点就是以暴制暴,这点也包括了邱敏,都是在床上放荡不羁的主。
而我此时身下的邱虹却是另一种小女人,有着甜美的面容,沉稳的性格,连说话
都显得格外让人心软。这跟美香那种温柔的区别在于,美香是一种传统的,与生
俱来的,而邱虹的温柔则更像是一种经历了过坎坷与沧桑以后,慢慢演化而成,
有种对男人的顺从和讨好的感觉。
  我的动作很轻,很慢,但是却很到位,每一次深入都慢慢的抵到了她的子宫
口,再温柔的磨蹭几下,我不知道邱虹是否喜欢这种做爱的方式,但至少从她面
部的表情来看,还是有种满足的感觉。淫水越流越多,身下的床单已经变色,邱
虹闭着眼轻声的呢喃着,亲爱的!亲爱的!
  第一次听到有女人这样叫床,还是觉得很新鲜,我依旧不紧不慢的在她身上
抽送着,脸紧紧地贴在她脸蛋上,唇舌不停地挑拨着她的耳垂,偶尔还问她一句,
这样疼不疼?
  邱虹小声的回答不疼以后,她放开搂着大腿的手,捧起了我的脸,意乱情迷
的对我说,宋哥,是你救了我,可我没有其他方式报答你,只能用自己的身体,
你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很顺便的人吧?
  我轻吻了她一下说,邱虹,说老实话我也没想要你报答我什么,也不会像你
说的那样以为你很随便,相反我真的觉得你是一个很明白事理的好女人,你的好
意我不能只是心领了,所以今天晚上我自己主动来了。现在我得到了你的身子,
你也就算我的女人了,你放心,今后你遇到了什么难事,给我说一声,我一定尽
力。还有你要是今后不想让我跟你还有什么关系,没事,说出来,我一定不会纠
缠你的,把怕是明天一早你就说以后别来了,我决不食言!说完我真诚的看着她,
邱虹害羞的点了一下头说,谢谢你的理解,我也知道这么做会影响你的家庭,但
是你放心,我不会强求你什么,还是那句话,你愿意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说完我们又吻在了一起,她的手也放到了我背后,抱住了我,然后害羞的说
了句,你累不累?要不来快一点的吧!看样子她已经适应了我的尺寸,开始向我
提要求了。
  得到了她的首肯,我岂有不听从的道理,再累也得咬牙上啊,何况今天我还
没释放出我的力量呢!于是马上提高了抽送速率,噗嗤噗嗤的插入声越来越大,
身下的邱虹已经开始不停地扭动,张着小嘴不停地呻吟。
  阴茎在她蜜洞里进进出出,两片薄薄的阴唇包裹着阴茎,晶莹透亮的淫水湿
润着一切,床也开始有节奏的摇晃起来,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龟头上传来的快
感让我更加卖力地抽送起来,邱虹的双峰就像波浪一样晃动起来,阴缝也越咧越
开,顶上那颗小豆豆慢慢冒了出来,沾满了淫液,亮晶晶,光灿灿的。我把她的
手拉到了她的阴蒂上,示意让她自己揉一揉,邱虹害羞的又抽走了小手,我再次
拉过她的纤纤细指,一起按住她的小豆豆,轻轻地开始拨弄起来,没几下,邱虹
就开始了抽搐,嘴里发出一种近乎哭泣的叫声,哦亲爱的,哦亲爱的!
  这奇特的叫床声令我十分惊奇,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叫法。身下的邱虹已经
陷入了迷离之中,自己撇开大腿任由我抽插不说,自己的指尖还不停的拨弄着自
己的阴蒂阴唇。微微颤抖的身躯就像一团洁白的羊脂,点缀着几滴娇艳欲滴的红
蕊,我慢慢产生了一丝后悔的想法,这么近乎完美的一个女人,有着白皙的肌肤,
甜美的面容,傲人的身材,以及做爱时小家碧玉般温柔的叫声,活脱脱就是一个
艺术品啊,而我,仅仅为了自己的欲望,就这么白白占有了它,真的是有一种好
白菜让猪给拱了的感觉。此时此刻我居然有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像这种女人
真的不适合就这么直接的就日了,而是先远观不亵玩,而后再深入探究,先交心,
再交人,就像古时候院子里的头牌一样,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对一般人卖艺不卖
身,而遇到了正真的知己,做到琴瑟和谐之后,却可以以身家性命相托付。
  邱虹就有这种魅力,让你在日她的时候真的是有一种内心难安的感觉,渐渐
的,我的情感压倒了我的欲望,平生第一次因为惭愧而焉了下来,没几下后,阴
茎滑出了她的阴道。
  邱虹慢慢睁开了眼问到,怎么出来了?是不是累了?
  我苦笑着说,对不起邱虹,其实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你是个好女人,我
不该就这么来你这里的,我有老婆的人,这样对你不公平,你这么漂亮,又能干,
一定能找个比我还优秀的男人一起过一辈子。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影响你的一辈
子。对不起!
  说完我起身,愣在了那里。邱虹有些着急的说,宋哥你想错了,我都说过了
我这样对你只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没有别的意思,我更不会破坏你的家庭,
假如你觉得你和我这样做会影响到你的话,那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可目前我
真的没有其他报答你的方式了。说完她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
  我拉过被子把她盖住,轻声对她说,我不需要你这样报恩,如果可以的话,
我们做个好朋友吧,或者我做你的男闺蜜都行,但是就像今天这样,纯粹为了报
答我就干这种事,我觉得自己好下流,好卑鄙,有一种乘人之危的感觉。
  邱虹红着眼说,宋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都说过了,我对你都是自愿的,
不存在乘人之危着这种说法,你别这么想。我们做朋友做闺蜜你说了算,我都听
你的,你什么时候想来我这里都可以,我都对你敞开门,好了不说了,快躺进来,
外面冷。
  看我还一动不动,邱虹急着说,就算你不愿意再来,可今天来都来了,这么
冷的天,这么晚了,你去住哪里呀?明天天亮了再走吧?说完邱虹伤心的哭了起
来,断断续续的说,我知道你一定嫌弃我,怕我缠上你,可我不是那种女人!说
完拉起被子盖着头,呜呜的放声大哭起来。
  妈的,怎么就把她弄哭了呢,明明是我觉得自己不对,想跟她道个歉的,到
头来弄成这样,麻烦,是我表达能力有问题吗?慌乱中我只好又钻就被子,轻轻
地搂着她不停地安慰她,好说歹说才止住了哭,我也答应她不会嫌弃她,有机会
就来看她,这才破涕为笑,蜷在我怀里安心的睡去,而我没多久也昏昏睡去,今
晚这本来该很高兴的事,怎么就被搅黄了呢?难道是我良心发现自己放弃的?算
了,今天真的不该来的。
              【未完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ddddd1』 -- 『www.ddddd11.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